幸运飞艇网站 >> 学生天地 >> 校园文化

寒露,不是秋天的句号


发布时间:2011-12-13





 

503  张倩慧

 

天气越发清冷,西北风一吹,叶儿随风舞向远方,那刚出土的蒜苗,冻得越发可爱了。蒲公英白了,狗尾巴草白了,雏菊也白了;树叶儿黄了,稻穗黄了,豆泡也黄了,梧桐树叶黄了。

那万里碧空,蓝得刚强,蓝得妩媚,那天边的晚霞,红得娇柔,红得热情,成堆的谷子如同久逢的朋友在一起欢乐地攀谈着,时而发出一阵阵笑声,回荡在安静的麦场……

如果说这热烈的场面还激不起你对秋天的爱,那田间的小路,路边的枸杞子一定会让你逗留,那红红的,嫩嫩的枸杞子如同一枚枚红钻石一样诱人喜爱,放一枚在嘴里,“扑哧”一声,汁液四溅,甜滋滋的,沁人心田。

秋天里,值得我爱的,值得留恋的不仅是植物,还有动物,那白肚底的无名鸟更是可爱,清晨,迎着第一缕阳光唱歌,乐此不疲,也许在唱着:“我爱的鸟儿它已经走了,爱我的鸟儿它还没有来到……”而八哥却在一旁偷偷地傻笑,好像在说:“什么破情歌,再唱,我也该飞走了。”

秋天里,还有我曾留恋的人,那幽默,风趣的男生,更是滑稽,傍晚,踏着一片彩霞散心,时不时地哼出:“想笑,来伪装掉下的眼泪,点点头,承认自己怕黑,我只求能借一点时间来陪,你却连同情都不给……”一首《世界末日》留给了晚霞,我却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那么多人爱唱黄家驹的歌,而我一唱,就连那过冬的老鼠也不出来了,怪哉!

我知道秋天快要走了,数着一根根滑落的头发,伤心之余,把一头乌发弄成鸡窝状,看着哗哗飘下的头发,就像窗外七零八落的树叶,“落叶归根”,可我的头发又归向何处?我的感情,我的灵魂又归向何处?傻笑着这秋天的宁静,呆愣着田地里的所有,故乡的一切都快成为我的《丰收图》我期盼着……

天渐渐地冷了,鸟儿大都飞向南方去了,有几只不怕冻的,死要面子的麻雀,也缩进了瓦缝里,那只白肚皮的无名鸟,东张西望,不知身安何处?那位幽默可爱的男生,也不知处在何方?但愿一切都好。

深吸一口气,刺得鼻子酸溜溜的,树梢上零星地挂着干枯的叶子,好像已经麻了,寒露即将结束,可它不代表秋天的结束。瞧,那路标的一丛丛绿色,那勃勃生机的绿色,怎能让人不爱呢?又怎么能说明秋天已经结束了呢?

距离远了,心却近了,倘若世间真有不散的筵席,那我就做筵席的邀请人,可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再美的故事也会结束,我却相信白雪公主与王子的爱情是永远画不上句号,也再没有人能穿得上灰姑娘的水晶鞋,灰姑娘永远是王子的最爱。

空中弥漫着泥土的气息,略带着甜味,我懂得那颗心,永远画不上句号。

寒露,不是秋天的句号。

秋天,不是我的句号。

我们,不是故事的句号……



0








主办单位:高唐第一中学
单位地址:山东省高唐县金城西路139号
电话:0635-3980735 邮编:252800
电邮:
备案号:
鲁ICP备10205355号